2010年上海世博會音樂著作權服務單位      2008年北京奧運會音樂著作權服務單位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版權知識 經典案例

 誰動了MTV大餐中的音樂奶酪

——珠海至尊KTV使用MTV作品侵犯詞曲表演權案

 

原告(上訴人):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

被告(被上訴人):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

一審案號:(2011)珠中法知民初字第312

一審結案日期:2011713

二審案號:(2011)粵高法民三終字第470

二審結案日期:2012113

起訴與答辯:

原告訴稱,原告是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版權局批準成立的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是依法代表音樂著作權人行使權利的組織,根據《著作權法》第八條及《著作權集體管理條例》第二條的規定,原告根據著作權人的授權,可以以自己的名義從事著作權的授權與訴訟。 原告發現被告在其經營的卡拉OK經營場所公開使用卡拉OK點歌播放系統營業性播放原告管理的音樂作品《紅旗飄飄》、《快樂老家》、《思念》、《常回家看看》、《同桌的你》、《父老鄉親》、《祝你平安》、《纖夫的愛》、《少年壯志不言愁》、《女人是老虎》、《阿蓮》、《愛情鳥》、《十五的月亮》、《大哥你好嗎》、《移情別戀》等十五首歌曲。被告行為已構成侵權,原告為調查其侵權行為,共支出的合理開支人民幣22578元(其中律師費20000元,公證費2000元,取證必要費用578元)。請求人民法院:

1、依法判決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紅旗飄飄》、《快樂老家》、《思念》、《常回家看看》、《同桌的你》、《父老鄉親》、《祝你平安》、《纖夫的愛》、《少年壯志不言愁》、《女人是老虎》、《阿蓮》、《愛情鳥》、《十五的月亮》、《大哥你好嗎》、《移情別戀》等十五首音樂作品著作權的行為并在其經營的點歌歌庫中刪除侵權作品;

2、判決被告就其不當侵權行為在《珠海特區報》等媒體上向原告賠禮道歉;

3、依法判決被告因侵權給原告造成的經濟損失75000元;

4、依法判決被告賠償原告為制止侵權行為的合理開支22578元;

5、依法判決被告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

原告提交了如下證據:1、藍天出版社出版的合法出版物《卡拉OK金曲——回憶中的歌聲》,證明喬方、李杰、浮克、喬羽、谷建芬、車行、戚建波、高曉松、石順義、王錫仁、劉青、崔志文、萬首、林汝為、雷蕾、張千一、小曾、張海寧、張全復、石祥、鐵源、徐錫宜、陳小奇、郭峰是本案涉訴音樂作品的原始著作權人;2、音樂著作權合同公證書,證明上述著作權人已將其享有著作權的音樂作品(含涉訴的音樂作品)之表演權、廣播權、錄制發行權等轉讓給原告管理;3、證據保全公證書,證明被告未經原告許可以營利為目的,在其KTV的經營中擅自使用、放映和播放原告享有專屬權利的音樂作品;4、公證費發票,證明原告為保全被告侵權行為的證據而支付的公證費用;5、場所消費發票,證明原告為保全被告侵權行為的證據而到被告處消費所支付的必要費用;6、委托代理合同及律師費發票,證明原告為制止被告的侵權行為而支出的律師費用。

被告未提交答辯意見,亦未提交證據。

一審法院查明事實:

經審理查明,20056月,藍天出版社第一版出版了《卡拉0K金曲——回憶中的歌聲》一書,書中印制、收錄了原告訴稱的《紅旗飄飄》、《快樂老家》、《思念》、《常回家看看》、《同桌的你》、《父老鄉親》、《祝你平安》、《纖夫的愛》、《少年壯志不言愁》、《女人是老虎》、《阿蓮》、《愛情鳥》、《十五的月亮》、《大哥你好嗎》、《移情別戀》等十五首音樂作品的詞曲,并注明了《紅旗飄飄》的詞曲作者分別為喬方和李杰,《快樂老家》的詞曲作者為浮克,《思念》的詞曲作者分別為喬羽和谷建芬,《常回家看看》的詞曲作者分別為車行和戚建波,《同桌的你》的詞曲作者為高曉松,《父老鄉親》的詞曲作者分別為石順義和王錫仁,《祝你平安》的詞曲作者為劉青,《纖夫的愛》的詞曲作者分別為崔志文和萬首,《少年壯志不言愁》的詞曲作者分別為林汝為和雷蕾,《女人是老虎》的詞曲作者分別為石順義和張千一,《阿蓮》的詞曲作者為小曾,《愛情鳥》的詞曲作者分別為張海寧和張全復,《十五的月亮》的詞曲作者分別為石祥和鐵源、徐錫宜,《大哥你好嗎》的詞曲作者為陳小奇,《移情別戀》的詞曲作者為郭峰。

原告系經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核準登記成立的社會團體法人,其業務范圍包括專業交流、業務培訓、國際合作咨詢服務。1994年至1995年,喬方、李杰、浮克、喬羽、谷建芬、車行、戚建波、高曉松、石順義、王錫仁、劉青、崔志文、萬首、林汝為、雷蕾、張千一、小曾、張海寧、張全復、石祥、鐵源、徐錫宜、陳小奇、郭峰分別與原告簽訂《音樂著作權合同》,約定上述作者將其現有和今后將有的享有著作權的音樂作品的公開表演權、廣播權和錄制發行權授權原告以信托方式管理。該管理活動以原告名義進行,原告有權以自己的名義向侵權方提起訴訟,合同有效期為三年,至期滿前6 0天上述作者未提出書面異議,合同自動續展三年,之后亦照此辦理。

被告系1995121 8日在珠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記成立的有限責任公司,其經營范圍包括經營卡拉OK歌舞廳及酒類零售……”,注冊資本為人民幣1200萬元。

201061日,原告委托代理人李明杰與北京市東方公證處的公證員關世捷、公證人員王志學一起,到位于廣東省珠海市拱北夏灣港昌路323號店面名稱為至尊俱樂部的場所,以普通消費者的身份進入該場所二樓名稱為“22”的包房內進行消費。李明杰在包房內安置的歌曲點播機上進行操作,點播了包括《紅旗飄飄》、《快樂老家》、《思念》、《常回家看看》、《同桌的你》、《父老鄉親》、《祝你平安》、《纖夫的愛》、《少年壯志不言愁》、《女人是老虎》、《阿蓮》、《愛情鳥》、《十五的月亮》、《大哥你好嗎》、《移情別戀》等在內的29首歌曲。李明杰在公證員關世捷和公證人員王志學的監督下對上述29首歌曲播放畫面的過程進行了錄像。消費結束后,李明杰向該場所索取了票面印章為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發票專用章的《廣東省地方稅收通用定額發票》十二張,公證人員王志學對上述過程制作了《工作記錄》。此后,李明杰在公證人員的監督下將上述錄像內容刻錄成光盤一式三份,由公證人員密封于證物袋內,兩份交原告保存,一份留存在公證處。北京市東方公證處的公證人員對上述全過程進行了公證。

庭審中對上述封存光盤中進行播放,光盤中點播的涉案十五首歌曲的詞曲內容與原告主張其享有著作權的音樂作品詞曲內容一致,相關播放畫面顯示:《紅旗飄飄》、《快樂老家》、《思念》、《常回家看看》、《父老鄉親》、《祝你平安》、《纖夫的愛》、《愛情鳥》、《十五的月亮》均是相關歌手現場演唱錄像畫面,并根據卡拉OK點唱的需要配上歌詞字幕;《女人是老虎》、《大哥你好嗎》由樂曲及與音樂作品本身風格無關的人物連續畫面組成,并根據卡拉OK點唱的需要配上歌詞字幕;《同桌的你》、《少年壯志不言愁》、《移情別戀》、《阿蓮》由樂曲及帶有相關情節的連續畫面組成,畫面與音樂作品本身的風格能夠協調一致。庭審中,原告明確主張被告的行為侵犯了上述詞曲作者的表演權。

另查明,原告提交公證費發票、場所消費發票、委托代理合同及律師費發票證明其為本案訴訟共支出22578元(包括公證費2000元、取證消費支出578元、律師費20000元)。

一審法院審理結果: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是侵犯著作財產權糾紛。涉案的十五首歌曲均由樂曲和歌詞共同構成,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保護的音樂作品。原告提供的藍天出版社于2005年出版的合法出版物——《卡拉0K金曲——回憶中的歌聲》一書中登載了涉案十五首音樂作品的詞曲作者,在被告沒有提供相反證明的情況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一條第四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的規定,應依法認定喬方、李杰、浮克、喬羽、谷建芬、車行、戚建波、高曉松、石順義、王錫仁、劉青、崔志文、萬首、林汝為、雷蕾、張千一、小曾、張海寧、張全復、石祥、鐵源、徐錫宜、陳小奇、郭峰為涉案十五首音樂作品相應的著作權人身份,均享有的著作權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九)項規定的  表演權等權利。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八條第一款規定:著作權人和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可以授權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行使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被授權后,可以以自己的名義為著作權人和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主張權利,并可以作為當事人進行涉及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訴訟、仲裁活動。本案中,原告是經批準依法成立的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并取得了涉案音樂作品詞曲作者的授權,其授權范圍為公開表演權、廣播權及錄制發行權,該授權在無相反證據證明其已經失效的情形下應視為有效。因此,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以自己的名義在詞曲作者授權的范圍內提起本案訴訟符合法律規定,是本案的適格原告。

本案中,原告主張的權利為詞曲作者對涉案十首音樂作品的表演權。《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九)項規定,表演權,即公開表演作品,以及用各種手段公開播送作品的表演的權利。  原告提交的公證封存的光盤顯示,被告在其經營的卡拉OK歌舞廳提供點播播放的歌曲《同桌的你》、《少年壯志不言愁》、《移情別戀》、《阿蓮》畫面是歌曲聲音與相關畫面有機結合的一種藝術表現形式,是制作者或導演根據音樂或歌曲作品的內容,創作的具有一定情節畫面并有演員(演唱者)表演的作品,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三條第(六) 項規定的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即MTV音樂電視作品。而《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五條規定,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的著作權由制片者享有,但編劇、導演、攝影、作詞、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權,并有權按照與制片者簽訂的合同獲得報酬。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中的劇本、音樂等可以單獨使用的作品的作者有權單獨行使其著作權。據此,被告提供點播播放的《同桌的你》、《少年壯志不言愁》、《移情別戀》、《阿蓮》MTV作品 的相關著作權應由MTV的制片人享有,詞曲作者不能就該四首MTV作品來主張詞曲作者的公開表演權,只能在被告另行單獨使用其詞曲作品時才能行使其著作權。故原告音著協要求被告就提供點播播放該四首MTV作品承擔侵權民事責任的訴請,一審法院不予支持。但被告提供點播播放的《女人是老虎》、《大哥你好嗎》這兩首歌曲畫面屬于對與音樂作品本身風格無關的人物、風景連續畫面或者對相關演唱者現場表演的機械錄制,并根據卡拉OK點唱的需要配上音樂歌詞作為字幕。因為上述畫面錄像只是對客觀存在的聲音、影像進行機械錄制或者簡單的復制,并未體現著作權法對作品獨創性要求,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五條第(三)項規定的錄像制品。被告作為卡拉OK經營者,以營利為目的,在其營業場所內通過卡拉0K伴奏系統及放映設備,通過錄像制品這一載體向不特定的消費者公開播送《紅旗飄飄》、《快樂老家》、《思念》、《常回家看看》、《父老鄉親》、《祝你平安》、《纖夫的愛》、《愛情鳥》、《十五的月亮》、《女人是老虎》、《大哥你好嗎》等十一音樂作品,行使了著作權人所享有的公開表演權。由于被告的行為未經詞曲作者或其授權的集體管理組織的授權,也未支付報酬,侵犯了上述十一首音樂作品的詞曲作者的公開表演權,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鑒于本案原告主張的是財產性權利而非人身權利,故被告無需承擔公開賠禮道歉的民事責任,但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

關于賠償數額,我國著作權法對侵權賠償確定的原則是,以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為賠償依據。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不能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五十萬元以下的賠償。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本案中,原告未舉證證明因被告侵權行為所受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一審法院將結合本案的具體情況依法確定賠償數額。考慮到被告的經營規模、侵權行為的方式、侵權行為的持續時問、主觀過錯程度、本市經濟發展狀況、涉案音樂作品的流行時間及相關音樂作品使用的付酬標準等因素,對原告提出的75000元經濟損失的訴訟請求予以部分支持。同時,原告主張為本案訴訟而支出的律師費、公證費、取證必要費用等合理費用,一審法院依法酌情予以支持。根據上述因素,一審法院綜合確定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8000元(含原告為制止侵權行為而支出的合理費用在內)。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三)項、第(六)項、第八條第一款、第十條第一款第(九)項、第十一條第四款、第十五條、第四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五條第(三)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原告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紅旗飄飄》、《快樂老家》、《思念》、《常回家看看》、《父老鄉親》、《祝你平安》、《纖夫的愛》、《愛情鳥》、《十五的月亮》、《女人是老虎》、《大哥你好嗎》等音樂作品著作權的行為,并在其經營的點歌庫中刪除侵權作品。

二、被告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含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在內的經濟損失8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三、駁回原告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的其他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4151.56元,由原告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負擔l24547元,被告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負擔290610元。

二審上訴及答辯:

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不服原審判決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1、改判被上訴人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同桌的你》、《少年壯志不言愁》、《移情別戀》、《阿蓮》音樂作品著作權的行為,并在其經營的點歌庫中刪除侵權作品;2、提高原審判決確定的過低的賠償數額;3、由被上訴人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事實與理由:一、根據歷史沿革,音樂電視(MTV)的性質屬于帶輔助畫面的音樂,根本不屬于影視作品范疇。二、一審判決認定涉案音樂電視(MTV)相關著作權歸制片者所有,沒有任何證據支持。三、經上訴人針對涉案音樂電視(MTV)制作過程向涉案詞曲作者進行逐一核實,均未授權他人制作音樂電視(MTV)。四、如果播放設備只播放音樂而沒有畫面,此時音樂詞曲的機械表演權依然存在。如果說此時音樂詞曲表演權就不存在了,那么就意味著中國在未經修改《著作權法》的前提下,就直接可以賦予錄音制品表演權了,這是非常荒謬的。五、音樂電視(MTV)的制作過程中,詞曲作者與唱片公司之間的關系是許可和被許可關系,而不是權利替代關系。六、2007年之前,中國大陸只有上訴人有權針對卡拉0K業者收取著作表演權使用費。2004年以來,一些音樂電視(MTV)被司法認定為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之后,催生了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現兩家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聯合對國內卡拉0K行業的版權收費業務,純屬為了繳費方便,屬于平行的收費業務代理關系,不是信托關系,更不是后者替代前者關系。七、法國、西班牙、比利時、美國等許多國家都規定,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中使用的音樂作品的著作權人都有權利除從制片者獲得攝制時支付的一次性報酬外,這些音樂作品的作者還有權從其他領域的此類作品傳播使用中另行獲取報酬。

被上訴人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未到庭應訴和答辯。

二審法院查明事實:

經審理查明,201061日,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委托代理人到被上訴人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的經營場所,點播了《同桌的你》、《少年壯志不言愁》、《移情別戀》、《阿蓮》等歌曲,公證人員對點播過程進行了公證。《同桌的你》片頭顯示內容為:主唱:老狼;作曲、作詞:高曉松;編曲:張衡寧;0PKINNS MUUSICLTD.;diroctorvan laicameramantan lai”歌手演唱時,穿插有女演員在田野、教室等場景中漫步和思念等配合表演。《少年壯志不言愁》片頭顯示內容為:作詞:林汝為;作曲:雷蕾;演唱:劉歡。歌手演唱時,背景是武警戰士列隊、走正步、練武、摩托行進、開會等長鏡頭和特寫鏡頭。《移情別戀》片頭顯示內容為:詞、曲、演唱:郭峰。歌手在室內、野外、摩天大樓下以不同姿勢進行演唱,有女演員的簡單配合表演。《阿蓮》片頭顯示內容為:詞曲:小曾;演唱:戴軍。主要是歌手在樓頂、舊屋前、屋內等不同場景中,以不同姿勢演唱的鏡頭。一審法院認定的其他事實屬實,二審法院予以確認。

二審法院審理結果: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為侵害其他著作財產權糾紛。二審審理的主要焦點是:被上訴人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在經營場所播放《同桌的你》、《少年壯志不言愁》、《移情別戀》、《阿蓮》四首歌曲,是否構成侵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九)項規定,著作權包括表演權,即公開表演作品,以及用各種手段公開播送作品的表演的權利。第四十七條第(一)項規定,未經著作權人許可,表演其作品的,應當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據此,如果被上訴人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未經過歌曲作品的詞曲作者同意,在經營場所播放歌曲,則構成侵害作品表演權,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但同時,該法第十五條第一款規定,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的著作權由制片者享有,作詞、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權,并有權按照與制片者簽訂的合同獲得報酬。據此,如果被上訴人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在經營場所播放的歌曲是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則應當由制片者作為著作權人主張權利。因此審理本案的關鍵,是確定涉案的四首音樂電視(MTV)是否構成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

根據二審查明的事實,二審法院認為涉案四首音樂電視(MTV)不屬于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而應當屬于錄音錄像制品,理由如下:

一、涉案四首音樂電視(MTV)不符合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的獨創性要求。鑒于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屬于復合作品,由不同種類的作品結合而成,其對獨創性要求較高,一般可以從下列幾個方面判斷:

1、體現電影制片者或電影導演鮮明個性化的創作特征;

2、在攝制技術上以分鏡頭劇本為藍本,采用蒙太奇等剪輯手法;

3、包合演員、劇本、攝影、剪輯、服裝設計、配樂、插曲、燈光、化妝、美工等多部門合作的綜合性藝術;

4、投資成本較大。涉案四首音樂電視(MTV)在拍攝歌手演唱過程中,只是采取了鏡頭拉伸、片段剪輯、機位改變、場景移換等攝制方式的變化,雖然在個別歌曲中有武警戰士或群眾演員的參與表演,但是尚達不到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的獨創性要求。

二、認定音樂電視(MTV)是否為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時要嚴格掌握標準。從拍攝目的看,供演唱為目的而錄制的音樂電視(MTV)中,起主要作用的是音樂旋律和歌詞,畫面只起到輔助作用。而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中,觀眾欣賞作品主要是由畫面構成的視覺作品,而音樂歌曲一般占比重較小,只起輔助作用。根據錄音制品(指任何對表演的聲音和其他聲音的錄制品)和錄像制品(指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以外的任何有伴音或者無伴音的連續相關形象、圖像的錄制品)的定義,音樂電視(MTV)如果具備下列特征的,一般應認定為錄音錄像制品:

1、沒有故事情節、沒有導演和制片者的個性化創作,主要是對歌星演唱及群眾演員配合表演的再現:

2、拍攝目的主要用于卡拉OK演唱而非影院、電視臺放映;

3、歌詞、歌曲在其中起主導作用,詞曲作者的貢獻占主要部分;

4、投資成本較小。涉案四首音樂電視(MTV)符合錄音錄像制品的特征。

三、應當根據司法解釋的規定判斷音樂(MTV)的權利歸屬。《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第二款規定,在作品或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視為著作權、與著作權有關權益的權利人,但有相反證明的除外。對于音樂電視(MTV)而言,無論是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還是錄音錄像制品,一般都會在作品或制品上署名,以確定權利歸屬。涉案《少年壯志不言愁》、《移情別戀》、《阿蓮》三首歌曲音樂電視(MTV)片頭只有詞曲作者署名,歌曲著作權應當依法歸屬于詞曲作者。《同桌的你》音樂電視(MTV)雖然在片頭顯示“OPKINNS MUSIC LTD.;diroctorvan laicameraman:tan lai”等信息,但權利人信息不明確。在詞曲作者提供其享有歌曲著作權的相反證據,同時否認曾授權許可他人錄制音樂電視(MTV)的情況下,二審法院目前無法確認KINNS MUSIC LTD.公司享有何種著作權或與著作權有關的權益。《同桌的你》歌曲的著作權應當依法歸屬于詞曲作者。

總之,二審法院認為涉案四首音樂電視(MTV)的拍攝成果應認定為錄音錄像制品,著作權應當由詞曲作者享有。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未經著作權人許可,表演其作品,應當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一審法院認定涉案四首音樂電視(MTV)是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相關著作權應由音樂電視(MTV)的制片者享有,屬于適用法律錯誤,二審法院予以糾正。一審判決確定的賠償數額較低,二審法院相應酌情予以提高。

綜上所述,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的上訴理由充分,二審法院予以支持。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但適用法律錯誤,二審法院予以糾正。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廣東省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珠中法知民初字第312號民事判決第三項;

二、撤銷廣東省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珠中法知民初字第312號民事判決第一、二項;

三、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害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紅旗飄飄》、《快樂老家》、《思念》、《常回家看看》、《父老鄉親》、《祝你平安》、《纖夫的愛》、《愛情鳥》、《十五的月亮》、《女人是老虎》、《大哥你好嗎》、《同桌的你》、《少年壯志不言愁》、《移情別戀》、《阿蓮》等15首音樂作品著作權的行為,并在其經營的點歌庫中刪除侵權作品;

四、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2萬元。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415156元,二審案件受理費500元,共計465156元,均由珠海市至尊娛樂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案件評析:

本案的審理結果事關整個卡拉OK行業中的廣大音樂詞曲著作權人合法權益能否能夠維系的重大問題,因此音著協對此案件特別重視,特提起上訴。

關于MTV和卡拉OK行業的發展歷史和現狀、詞曲作者和MTV制作者——唱片公司之間的實際授權關系、現行法律以及國內現有卡拉OK行業著作權使用費收費架構相關情況現評析如下:

一、MTV類視頻音樂的性質

MTV一詞源于美國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專門播放視頻音樂的一家名為“MTV”的電視臺,英文原意是:MUSIC TV,即音樂電視,即配上畫面的音樂節目。隨著配上畫面的音樂逐漸流行,近年來行業內對配上畫面的音樂逐漸改稱為MV,即MUSIC VIDEOMTVMV作為一種節目載體而言,是專指配上畫面的音樂歌曲(以下統稱為MTV)。當今唱片公司的MTV制作過程一般是先出CD音源,之后再在CD音源的基礎上配上后續拍攝的畫面構成MTV。唱片公司早期制作MTV的目的僅僅是為了為CD音樂專輯促銷推廣,后來才被廣泛用于卡拉OK場所營業性播放。

卡拉OK行業起源于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的日本,是以真人配實唱的一種娛樂方式,后來逐漸推廣到其他國家和地區,特別是亞洲國家和地區(歐美并不流行此種娛樂方式)。早期的卡拉OK表現形式只是在屏幕上顯示歌詞并同步配上音樂加上可攜式麥克風,根本沒有畫面,后來為了增加娛樂性,才在原來屏幕只顯示歌詞的基礎上配上了風景和人物等畫面,此后伴唱畫面也逐漸豐富。

無論用于卡拉OK伴唱的MTV畫面如何從無到有,從簡單到豐富,它歸根結底是還是為了伴唱歌曲服務的,即為表演音樂服務的,伴唱畫面僅僅是表演音樂的輔助元素,沒有超出音樂節目的范疇,一首MTV的長度就是其本身音樂的長度,在MTV當中,音樂的地位和作用是核心、是占統治地位,這和其他影視作品中音樂的地位和作用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從本質特征上看,MTV音樂電視根本不屬于影視作品,而是屬于徹頭徹尾的音樂作品,充其量是帶畫面的音樂作品而已。

從卡拉OK行業根本特點而言,沒有人到卡拉OK是為了看影視劇,而是為了唱歌,以唱歌作為娛樂手段是作為卡拉OK行業根本性的、有別于其他娛樂場所的行業特征屬性,如果離開了音樂,卡拉OK”就不可能稱之為卡拉OK”MTV就不叫MTV

日本、韓國等地的卡拉OK行業經營者在播放MTV節目從事營業當中為了避免產生同時繳納詞曲表演權費和唱片公司制作的MTV畫面的著作權費用問題,絕大多數日韓的卡拉OK業者根本就不使用知名唱片公司制作的、畫面相對精美的MTV作為伴唱節目,而是使用自己拍攝的、簡單風景畫面類的視頻伴唱節目作為其營業手段,這樣只需交納詞曲著作權表演權費用即可解決其公開播放營業中的著作權合法使用問題,而無需再支付畫面視頻部分的著作權使用費(此種業態,行業中稱作日韓模式)。因為一旦日韓的這些卡拉OK業者使用有明確制片人(一般都是知名唱片公司)制作的MTV作為其營業伴唱節目,這些卡拉OK業者不僅要支付音樂詞曲表演權使用費,還要支付MTV畫面的著作權費用給唱片公司。以上就是MTV和發展歷史最悠久的日韓等地卡拉OK場所著作權使用許可問題的歷史和現狀。

總而言之,就是涉案中的MTV類節目只不過屬于帶輔助畫面的音樂或者說就是屬于錄像制品范圍,根本不屬于影視作品范疇。

二、一審判決認定涉案MTV相關著作權歸所謂制片人所有沒有任何證據支持,屬于憑空認定涉案MTV有所謂制片人的存在

通過對被告卡拉OK場所證據保全時的證據光盤勘驗查看之后可以看出,涉案MTV均為上個世紀90年代、甚至是80年代的老舊MTV,片中根本沒有明確具體的制片人權利署名,畫面中雖有某些英文簡寫等字樣標識,但不知道其意指何物,完全不能以此證明涉案MTV有具體明確的制片人。有的即便有導演等人的署名,但導演等人作為演職人員通常不屬于制片人的范疇。而客觀常識是,一個制片人很明確的MTV作品居然不把自己的權利人署名標注清楚,這在現實生活中是難以想象的。而作為被告的卡拉OK歌廳,即作為該涉案MTV的商業使用者,其負有對所使用MTV的來源和相關合法權利負有說明和舉證義務,鑒于這些卡拉OK被告均沒有對涉案MTV制片人的具體歸屬提出任何證據佐證,因此無法憑空認定涉案MTV存在具體明確的所謂制片人。那么在不存在有明確具體的制片人的情況下,即便按照一審判決的定案邏輯,如何能剝奪涉案詞曲作者的表演權?涉案詞曲作者用何種方式能獲得被上訴人商業表演行為的法律救濟?是向子虛烏有的所謂制片者要救濟么?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三、區分辨別涉案行為侵犯何種著作權利應該從該行為涉及哪些人的哪些著作權利進行分辨確認,而不應局限于涉案MTV節目本身,這是知識產權侵權案件與物權等其他類型的侵權案件的顯著區別

為了理解和說明涉案法律問題,我們不妨模擬做這樣的實驗:現實中卡拉OK場所等公播設備中的視頻連接線和音頻連接線一般都是分開的,我們試想如果把視頻連接線拔掉,只連接音頻線,同時在卡拉OK營業場所公開啟動播放MTV,會是什么樣的結果?很顯然,此時播放設備只會播放出音樂而沒有畫面,那么在此時就產生一個有法律研究價值的問題,即此時音樂詞曲的機械表演權是否還存在?我們認為答案是肯定的,此時詞曲的機械表演權顯然還存在。推而廣之,如果所有飯店、商場等播放背景音樂的場所也拿著卡拉OK中播放的MTV節目來只播放其音頻部分,而不播放其視頻部分用于商業性公開場所的背景音樂使用,那么此時詞曲的表演權是否還存在?答案顯然還是肯定的,也就是說無論商家拿什么尚處于權利保護期內的視頻音樂節目來當作背景音樂使用,其仍然負有征得音樂詞曲表演權許可的法律責任。

反之,如果有人敢說此時音樂詞曲表演權就不存在了,那么就意味著中國在未修改《著作權法》的前提下,就直接可以賦予錄音制品表演權了(因為當今唱片公司制作的MTV無非就是利用已有CD音源加上攝制的畫面而已),這是非常荒誕和自相矛盾的事情。

四、MTV節目的制作過程中詞曲作者與制作人即唱片公司之間的關系是許可和被許可關系,而不是權利替代關系

MTV制作者在拍攝MTV前需要征得音樂作者的詞曲著作權授權,以便合法地完成影音復制合成的制作過程,同時就唱片公司本身的使用行為(包括發行DVD等行為)向詞曲作者支付著作權使用費對價。但是這種著作權使用費僅僅包括制作者自身的使用行為而言的,而絕非包括第三方的使用行為。即MTV的制作者——唱片公司無義務替別人,即卡拉OK 業者的公播行為向音樂作者支付音樂詞曲表演權的使用費。因為公開播放的行為人不是唱片公司,而是第三人卡拉OK業者;退一萬步講,在制作MTV前,即便唱片公司愿意支付第三人的公播費用也根本無從計算,因為唱片公司根本不知道它制作出來的MTV會不會被卡拉OK使用?被多少卡拉OK使用?使用范圍到底是省市范圍、中國范圍還是世界范圍?反之亦然,即便音樂詞曲作者想要在唱片公司制作MTV前向唱片公司索要該MTV后續被第三方——卡拉OK業者公播所應取得的商業收益,即音樂詞曲表演權的費用,也是根本無從索要對價的事情,因為公播行為人不是MTV制作者——唱片公司,也不可能知道該要多少對價?因為被多少卡拉OK業者使用和被哪里的卡拉OK業者使用根本無從談起。唱片公司只以后續公播行為和我無關一句話就可以合理合法地回絕音樂詞曲著作權人的此項要求。

只有在音樂詞曲著作權人在制作者——唱片公司制作MTV時將其全部著作權(特別是表演權)轉讓(或賣斷)給制作者,即唱片公司時,詞曲作者才不能就后續MTV公播行為再另行主張音樂詞曲的公開表演權。因為此時的MTV制作者,即唱片公司已經處于權利人混同的法律地位。

因此,在詞曲作者僅就影音合成等制作行為,向MTV制作者——唱片公司發出許可授權的情況下,詞曲作者當然依法保留其表演權不受影響。此法律依據就是《著作權法》第26條,即許可使用合同和轉讓合同中著作權人未明確許可、轉讓的權利,未經著作權人同意,另一方當事人不得行使。同時,《著作權法》第15條第2款也能體現出此方面的法律含義。

所以這里就引伸出如何正確理解和適用《著作權法》第15條的問題,我們認為,無論如何理解,該第15條都不能突破《著作權法》的上位法《民法通則》以及《合同法》秉持的有關締約自由、意思自治的民法基本原則。如果把《著作權法》第26條和第15條做對比的話,26條顯屬上位規定,15條屬于下位規定。《著作權法》第15條的規定也要尊重當事人意思自治的民法原則,而不是靠字面上的并且脫離實際的片面理解而導致沒有任何事實根據地剝奪原創作者的表演權。

再者,沒有任何法律規定說一個侵權行為只能侵犯他人一項權利,換言之,一個侵權行為侵犯多個權利人的多項權利的情況在現實生活中屢見不鮮。因此,在一個侵權行為發生后,被侵犯的不同權利主體當然有權分別對各自被侵犯的權利向侵權者主張權利。

因此,如果詞曲作者沒有向合法的MTV制片者轉讓(或賣斷)其音樂作品表演權,未經授權的卡拉OK第三方所從事的MTV公播行為不僅侵犯了MTV制片者的放映權,同時也侵犯了涉案音樂詞曲的公開表演權。無論是MTV制片者還是涉案詞曲著作權人均有權各自就其被侵犯的權利進行司法維權,只不過此時應該把兩者的判賠額度比例上予以合理劃分。

五、現行國內卡拉OK行業著作權收費架構的歷史沿革及其法律關系

從世界各國的卡拉OK著作權收費的歷史來分析,詞曲表演權許可費是基礎,是各國卡拉OK業者繞不開的基礎版權許可費用,其與后來衍生的視頻MTV部分的權利人的費用是屬于1+1的關系,而不是后者替代前者的關系。直到2007年之前的中國大陸只有本案上訴人音著協一家,即詞曲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有權針對卡拉OK業者收取著作表演權使用費,2004年以來一些MTV被司法認定為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之后催生了中國第二家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即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音集協)。現有兩家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即代表海內外廣大詞曲作者權益的本案上訴人音著協,以及代表那部分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權利人(即唱片公司)的音集協聯合針對國內卡拉OK行業的版權使用收費。

當前兩家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關于卡拉OK著作權使用費的收費分成安排和MTV制作當中的詞曲與制片人之間的授權關系毫無關聯。目前試行的兩家協會二合一收費方式純屬為了業者繳費方便,而并不是強制性的法律規定。其業務僅僅屬于并行的代理收費關系,不是信托關系,更不是音集協取代音著協的關系。如果任由一審錯誤判決生效,將會毫無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地變相剝奪詞曲作者在卡拉OK領域的著作權權益,導致卡拉OK行業只由本屬于輔助因素的畫面制作者——唱片公司成為卡拉OK行業唯一的版權收費者(因為MTV的音源部分是錄音制品,不存在表演權),這將是對卡拉OK行業著作權法律關系的重大誤判,也將對原創音樂作者的著作權益造成顛覆性的損害,根本不符合《著作權法》的立法本意。

六、國際上許多國家法律規定,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中使用的音樂作品的著作權人除從制片者處獲得攝制時支付的一次性報酬外,這些著作權人都還有權從此類作品在其它領域的傳播使用中另行獲取報酬

例如,法國《知識產權法典》第L132-25條規定:對每一種利用視聽作品的方式,視聽作品中的各個作者都有權獲得報酬。

例如,西班牙《著作權法》第88條在推定視聽作品的作者(導演、改編者和專為電影作品創作的音樂作品的詞曲作者等)向制片者轉移了權利的同時,規定視聽作品的作者有權對電影作品的使用獲得額外報酬。第90條第3款至第7款還規定:無論合同作何約定,在任何情況下,當視聽作品在收費入場的公開場合放映時,視聽作品中的作者有權按照一定比例從公開放映的收益中收取報酬。

例如,比利時《著作權法》第18條一方面規定視聽作品各作者利用其創作成果的權利應轉讓給制片者,另一方面又規定這種法定轉讓不適用于音樂作品。這就意味著對電影作品的利用必須得到其中音樂作品著作權人的許可。

就連美國這樣強調電影制片人權益的國家,音樂作者也同樣可以保留其相關權利。例如:在鴻篇巨制的電影《泰坦尼克》當中,片中的主題音樂的表演權就是單獨行使的,即該電影在美國的電影院放映時,放映者要單獨就該電影主題音樂向音樂作者單獨支付音樂表演權的使用費。

電影當中況且如此,更別說通篇都是在輔助音樂進行機械表演的MTV類節目了。

結合上述卡拉OKMTV的真實業態以及音樂詞曲著作權人與唱片公司的授權關系,從法律程序和實體認定出發,我們認為在被控播放MTV侵權的被告沒有提供證據顯示涉案MTV作品中的音樂作者向MTV制作者轉讓(或賣斷)其音樂詞曲表演權的情況下,應當認定詞曲著作權人仍有權就被告的公播行為向其主張表演權。只不過應該和合法的MTV權利人在判賠額度比例上予以合理劃分。

我國多年來各地的司法判例均堅持上述正確做法,這種做法既符合卡拉OK行業的實際情況,也是正確理解《著作權法》進行司法裁量的必然結果,不應被一審判決貿然推翻。

同時針對本案一審判決賠償數額偏低,二審法院酌情予以提高,也確實對于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的維護有著十分必要的促進作用。

 

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
網站導航       聯系我們       相關鏈接       合作伙伴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30405號 聯系電話:010-65232656 京公網安備110101003455號  
进入广东26选5选号过滤 创社团赚钱吗 2017网路赚钱 北单 米赚怎么快速赚钱 中原河北麻将下载 海王捕鱼怎么中巨奖 足球比分播报 母阿拉斯加犬赚钱 急速赛车 做代理小本赚钱马年 鼎鼎彩票游戏 现在代理一款棋牌类游戏赚钱吗 七彩娱乐安卓 趣头条赚钱外挂 湖南幸运赛车 餐饮店的赚钱数字pdf Table './mcsc/ipmanage'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