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上海世博會音樂著作權服務單位      2008年北京奧運會音樂著作權服務單位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版權知識 經典案例

 錄音制品和錄像制品在法律上如何區分

——廣東正翔公司DVD侵權案

 

原告(被上訴人、再審被申請人):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

被告(上訴人、再審申請人):廣州正翔音像制品有限公司

被告(再審被申請人):北京市新華書店王府井書店、、福建省音像出版社

一審案號:(2010)東民初字第03878

一審結案日期:2010618

二審案號:(2010)二中民終字第17450

二審結案日期2010919

再審案號:(2011)高民申字第571

再審結案日期:2011719

起訴與答辯

原告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訴稱:原告是依法成立的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機構。按照法律規定和原告與音樂作品著作權人的合同約定,原告有權對胡積英、瞿琮享有著作權的音樂作品《月亮走我也走》進行著作權的授權,并對侵犯著作權的行為以原告自己的名義起訴。三被告在未征得作者及原告許可的情況下,擅自將上述音樂作品制作成DVD《歌聲飄過30年珍藏版》進行銷售,未向作者及原告支付使用費。三被告的行為侵犯了著作權人對涉案音樂作品詞、曲的復制權和發行權,應承擔相應法律責任。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

l、三被告停止生產、發行、銷售侵權出版物DVD《歌聲飄過30年珍藏版》(以下簡稱涉案出版物)。

2、被告廣州正翔公司、福建省音像出版社賠償原告經濟損失8400元,以及為本案支出的合理費用共計600元。

3、三被告承擔本案訴訟費。

被告王府井書店辯稱:被告王府井書店銷售的涉案出版物有合法的進貨渠道,不應承擔侵權責任。

被告廣州正翔公司辯稱:被告廣州正翔公司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第一,原告提供的《著作權合同》是否是涉案歌曲的著作權人簽訂,情況不詳,不能確定在該合同上簽字的就是涉案音樂作品的著作權人。《著作權合同》于20年前簽訂,不能確定涉案音樂作品的作者是否在世,是否具有民事行為能力。原告未提交《作品登記表》,沒有就涉案音樂作品取得授權的證據。第二,被告廣州正翔公司沒有生產、出版涉案出版物,該出版物是由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出版并委托光盤廠復制的,被告廣州正翔公司只是銷售方,不應承擔侵權責任。第三,原告以其單方制定的收費標準要求賠償沒有法律效力,且數額過高。

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辯稱:涉案出版物并非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出版,屬于盜用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名義的非法出版物。根據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與被告廣州正翔公司簽訂的合同,雙方合作的出版物為《歌聲傳唱30年》,而非飄過。被告廣州正翔公司發給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審查的封面設計方案仍是《歌聲傳唱30年》。在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開具的錄音錄像制品復制委托書中,仍寫明委托加工復制的出版物為《歌聲傳唱30年》。委托加工單位在收到該委托書后,沒有按要求回傳至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進行確認。涉案出版物是被告廣州正翔公司與案外人福建恒源光電技術有限公司盜用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歌聲傳唱30年》的復制委托書私自加工的出版物,該出版物與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無關。另外,原告請求賠償的數額過高,沒有依據。根據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與被告廣州正翔公司簽訂的合同,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只在3萬元費用內承擔交付詞、曲著作權使用費的義務。綜上所述,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

一審法院查明事實

經審理查明:原告是依據我國著作權法之規定,經國家行政主管部門批準成立的音樂作品著作權集體管理機構。

    1993年,原告與胡積英簽訂《音樂著作權轉讓合同》,約定胡積英將享有著作權的音樂作品之公開表演權、廣播權、復制發行權在本合同規定的條件下轉讓給原告。原告保證胡積英轉讓的音樂作品著作權得到盡可能有效的管理。該音樂作品包括胡積英現有和今后將有的作品。胡積英應將其享有著作權的全部音樂作品向原告進行登記。合同的有效期為胡積英享有著作權的受保護期。

    1994年,原告與瞿琮簽訂《音樂著作權合同》,約定:瞿琮同意將其音樂作品(現有和今后將有的作品)的公開表演權、廣播權和錄制發行權授予原告以信托的方式管理;瞿琮應將授權原告管理的音樂作品向原告進行登記。原告為有效管理瞿琮授權的權利,有權以自己的名義向侵權者提起訴訟;合同有效期三年,至期滿前60天瞿琮未提出書面異議,合同自動續展三年,之后亦照此辦理。

    1999年,藍天出版社出版圖書《非常流行歌曲大全》,該書載明音樂作品《月亮走我也走》的詞作者為瞿琮,曲作者為胡積英。

20093月,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甲方)與被告廣州正翔公司(乙方)簽訂《合同書》,約定雙方合作出版發行DVD卡拉OK《歌聲傳唱30年》。具體條款如下:

1、甲方將擁有合法版權的261020首卡拉0K節目(附有節目源目錄)與乙方合作出版發行,以甲方提供合格母帶為準。

2、乙方按照節目內容及甲方提出的規范要求設計封面包裝,設計方案完成后須交甲方確認,審查合格后方可付印。甲方負責節目的編輯、審片、出版環節,乙方負責該節目的生產、銷售等環節和費用。三審合格后甲方開具復制加工委托書,委托書一旦開出不予變更,更改節目名稱的按版費另收。在該節目發行的同時,甲方提留成品10套,以供向國家音像管理機關報備存檔,在樣片入庫時退還押金。甲、乙雙方合作出版發行的卡拉OK節目共26碟,甲方一次性收取3萬元母帶使用費,同時收取每部50元的樣片押金共計1200元。以上節目的復制數量為2000套。以上節目的詞、曲著作權等相關費用,如需交納,甲方負責交納3萬元,超過部分由乙方負責交納。在節目源目錄中,寫明節目源為《伴你20年》系列,共計26張碟。在合同附件的詳細卡拉OK目錄中,包含有涉案歌曲。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向被告廣州正翔公司提供了節目源母帶,并收取了母帶使用費3萬元。

    200948日,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出具出版物銷售委托書,載明該社委托被告廣州正翔公司于200948日至201048日期間,銷售該社出版的如下DVD出版物,其中包括《歌聲傳唱30年——流淌的歌聲1》,出版編碼為ISRC CN—E1 7—96—4l300VJ6。同日,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出具出版物印刷包裝委托書,載明該社委托被告廣州正翔公司印刷包裝該社出版的DVD出版物封面,其中包括《歌聲傳唱30年——流淌的歌聲1》,出版編碼為ISRCCN—E1 7—96—41 300vJ6

    200910月,被告王府井書店從四星音像批發部處以每套86元的價格購進涉案出版物。原告自被告王府井書店購得該涉案出版物。該出版物為DVD專輯,內含25張光盤,在封面載明歌聲飄過30千首經典珍藏版原唱經典卡拉OK”,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出版發行,ISRCCN—E17—95—410—00VJ6,廣州正翔公司總經銷。涉案音樂作品《月亮走我也走》收錄在《流淌的歌聲l》光盤中,該光盤標有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出版發行,ISRC CN—E17—96—41300VJ6。經查,被告廣州正翔公司為企業法人,其經營范圍包括出版物批發。

    訴訟中,被告廣州正翔公司稱其將《歌聲傳唱30年》專輯更改名稱為《歌聲飄過30年》專輯,以每套75元的價格向外批發。《歌聲飄過30年》專輯使用的是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提供的節目源,更改名稱是為了便于專輯的銷售,其并未復制、發行《歌聲傳唱30年》專輯。被告廣州正翔公司提交了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為涉案出版物出具的《復制委托書》,在該委托書上,復制數量有明顯涂改。

    庭審中,原告表示其根據《音樂著作權轉讓合同》、《音樂著作權合同》取得涉案音樂作品的相關權利,并進行信托管理,在收取許可使用費后統一向著作權人進行分配。

    根據原告公示的《復制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管理音樂作品的收費標準》相關內容,明確錄像制品包括VCD等低容量的數字化制品使用音著協管理音樂作品,采用版稅制計算使用費,即數字化制品批發價×版稅率6×數字化制品制作數量。數字化制品批發價不確定的,比照市場同類制品的批發價計算,但每首音樂作品使用費不得低于1000元。

    以上事實,有《音樂著作權轉讓合同》、《音樂著作權合同》、《非常流行歌曲大全》圖書、涉案出版物、《合同書》、銷售委托書、出版物印刷包裝委托書、律師費發票及當事人陳述等在案佐證。

一審法院審理結果

    法院認為:根據我國民事訴訟法的規定,當事人有答辯并對對方當事人提交的證據進行質證的權利。本案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經法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出庭應訴,視為其放棄了答辯及質證的權利。

    依照我國著作權法相關規定,著作權人和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可以授權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行使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獲得授權后,可以以自己的名義為著作權人和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主張權利,并可以作為當事人進行涉及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訴訟、仲裁活動。本案中,原告作為依法成立的音樂作品著作權集體管理機構,與本案所涉音樂作品著作權人簽訂《音樂著作權合同》、《音樂著作權轉讓合同》,在音樂著作權人對前述合同未提出書面異議之前,原告與著作權人基于合同產生的信托法律關系依然存續,原告有權管理涉案音樂作品,有權對侵犯該音樂作品的侵權行為以自己的名義提起訴訟。在合同中,著作權人授權原告管理的作品均包括權利人已有的作品和將來的作品,沒有被排除管理的作品,至于原告是否提交具體作品的登記表,并不影響雙方約定的作品管理范圍,亦不影響原告根據該合同為著作權人積極主張權利。被告廣州正翔公司對原告獲得授權的質疑,缺乏依據,法院不予采信。原告有權對涉案作品主張權利。

    錄音錄像制作者使用他人作品制作錄音錄像制品,應當取得著作權人許可,并支付報酬。本案中,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另主張其與被告廣州正翔公司約定出版的并非涉案出版物,但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在為被告廣州正翔公司提供了音源母帶,出具了光盤復制委托書、銷售委托書、出版物印刷包裝委托書,收取了被告廣州正翔公司支付的相關費用的前提下,經法院釋明后仍未能出示其主張的履行上述協議的DVD出版物,故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關于其未出版涉案出版物的主張不能成立。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未經原告許可,使用原告管理的涉案音樂作品制作出版物,未支付報酬,侵犯了著作權人就該作品享有的相關權利,應承擔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的責任。

    至于被告廣州正翔公司認為其僅是受托銷售,并未實施復制、發行等直接侵權行為,故不應承擔侵權責任的主張,從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與被告廣州正翔公司之間的合同來看,被告廣州正翔公司的合同義務并非僅是單純的受托銷售,其有義務向光盤廠支付光盤的生產費用,有義務向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支付出版費用。基于此,被告廣州正翔公司已經參與到涉案光盤的復制、發行過程中,應與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承擔共同侵權責任。所以,被告廣州正翔公司的上述抗辯主張,法院不予采信。

    被告王府井書店作為商品零售主體,提供了從上級銷售單位的合法進貨依據,依法僅應當承擔停止侵權的責任。

    至于賠償數額,法院將綜合考慮涉案作品的知名度、原告正常許可的收費標準、被告主觀過錯、使用情況等酌情確定。原告為本案所發生的合理支出,法院將根據合理性與必要性的原則予以酌定。

綜上所述,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八條第一款、第四十條第一款、第四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被告廣州正翔音像制品有限公司、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北京市新華書店王府井書店停止出版、復制、發行含有涉案音樂作品《月亮走我也走》的DVD《歌聲飄過30年珍藏版》;

    二、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被告廣州正翔音像制品有限公司、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共同賠償原告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一千元及合理支出三百七十六元;

    三、駁回原告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其他訴訟請求。

    如被告廣州正翔音像制品有限公司、福建省音像出版社未按本判決所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則應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50元,由被告廣州正翔音像制品有限公司、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共同負擔(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交納)。

上訴人廣州正翔音像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正翔公司)因與被上訴人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一審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北京市新華書店王府井書店(以下簡稱王府井書店)侵犯著作財產權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2010)東民初字第03878號民事判決,向法院提起上訴。法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

二審法院判決查明

被上訴人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一審起訴稱: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是依法成立的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機構。按照法律規定以及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與音樂作品著作權人的合同約定,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有權對胡積英、瞿琮享有著作權的音樂作品《月亮走我也走》進行著作權的授權,并對侵犯著作權的行為以自己的名義起訴。廣州正翔公司、王府井書店、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在未征得作者及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許可的情況下,擅自將上述音樂作品制作成DVD《歌聲飄過30年珍藏版》進行銷售,未支付使用費,其行為侵犯了著作權人對涉案音樂作品所享有的詞、曲著作權中的復制權和發行權,應承擔相應法律責任。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廣州正翔公司、王府井書店、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停止生產、發行、銷售侵權出版物DVD《歌聲飄過30年珍藏版》并承擔本案訴訟費用;廣州正翔公司、福建省音像出版社賠償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經濟損失8400元及為本案支出的律師費400元。

上訴人廣州正翔公司一審答辯稱:第一,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提供的《音樂著作權合同》是否是涉案音樂作品的著作權人簽訂,情況不詳,不能確定在該合同上簽字的就是涉案音樂作品的著作權人。《音樂著作權合同》于20年前簽訂,不能確定涉案音樂作品的作者是否在世,是否具有民事行為能力。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未提交《作品登記表》,沒有就涉案音樂作品取得授權的證據。第二,廣州正翔公司沒有生產、出版涉案出版物,該出版物是由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出版并委托光盤廠復制的,廣州正翔公司只是銷售方,不應承擔侵權責任。第三,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以其單方制定的收費標準要求賠償沒有法律效力,且數額過高。綜上,不同意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的訴訟請求。

一審被告王府井書店一審答辯稱:王府井書店銷售的涉案出版物有合法的進貨渠道,不應承擔侵權責任。

一審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一審答辯稱:涉案出版物并非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出版,屬于盜用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名義的非法出版物。根據福建省音像出版社與廣州正翔公司簽訂的合同,雙方合作的出版物為歌聲傳唱30年》,而非《歌聲飄過30年》。廣州正翔公司發給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審查的封面設計方案是《歌聲傳唱30年》。在福建省音像出版社開具的錄音錄像制品復制委托書中,亦寫明委托加工復制的出版物為《歌聲傳唱30年》。委托加工單位在收到該委托書后,沒有按要求回傳至福建省音像出版社進行確認。涉案出版物是廣州正翔公司與案外人福建恒源光電技術有限公司盜用福建省音像出版社《歌聲傳唱30年》的復制委托書私自加工的出版物,該出版物與福建省音像出版社無關。另外,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請求賠償的數額過高,沒有依據。根據福建省音像出版社與廣州正翔公司簽訂的合同,福建省音像出版社上,不同意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的訴訟請求。

一審法院判決:

一、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廣州正翔音像制品有限公司、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北京市新華書店王府井書店停止出版、復制、發行含有涉案音樂作品《月亮走我也走》的DVD《歌聲飄過30年珍藏版》;

二、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廣州正翔音像制品有限公司、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共同賠償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一千元及合理支出二百元;

三、駁回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其他訴訟請求。

上訴人廣州正翔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發回一審法院重審,并由被上訴人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承擔一、二審訴訟費用。其主要上訴理由為:第一,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與胡積英簽訂的涉案《音樂著作權轉讓合同》沒有約定轉讓訴權,故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無權以自己的名義為胡積英維權提起訴訟。第二,涉案出版物《歌聲飄過30年珍藏版》系錄音制品,并非一審判決認定的錄像制品。第三,涉案出版物的出版發行單位為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廣州正翔公司系接受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委托進行印刷包裝和銷售的,相應行為應由委托人福建省音像出版社承擔;一審法院認定廣州正翔公司參與到涉案出版物的復制發行過程,與福建省音像出版社承擔共同侵權責任,缺乏法律依據。第四,一審法院依據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單方制訂的收費標準,按照錄像制品計算使用費,屬于適用法律錯誤。

被上訴人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和一審被告王府井書店均同意一審判決。

一審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答辯稱:該出版社不服一審判決,認為涉案出版物為錄音制品,而非錄像制品;一審法院按照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單方制訂的錄像制品收費標準判決賠償數額屬于適用法律錯誤;根據其與廣州正翔公司簽訂的相關《合同書》的約定,其僅負責交納3萬元詞曲著作權使用費,其余部分均應由廣州正翔公司負擔,故本案應由廣州正翔公司承擔主要的經濟損失的賠償責任。但是,福建省音像出版社未在法定期限內提起上訴。

法院經審理查明:201067日,一審法院致電福建省音像出版社社長助理劉超群,向其釋明,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在答辯狀中主張其與廣州正翔公司合作出版的是《歌聲傳唱30年》而非《歌聲飄過30年》,福建省音像出版社需要就此向法院提交《歌聲傳唱30年》的DVD光盤。劉超群回答稱,廣州正翔公司未向福建省音像出版社交付過《歌聲傳唱30年》和《歌聲飄過30年》的光盤,故無法提供相應的光盤。

法院對一審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實予以確認。

二審法院審理結果

    法院認為:根據我國著作權法的相關規定,著作權人和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可以授權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行使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獲得授權后,可以以自己的名義為著作權人和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主張權利,并可以作為當事人進行涉及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訴訟、仲裁活動。本案中,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作為依法成立的音樂作品著作權集體管理機構,與涉案音樂作品的曲著作權人胡積英簽訂了音樂著作權轉讓合同》,與涉案音樂作品的詞著作權人瞿琮簽訂了《音樂著作權合同》,涉案音樂作品的詞、曲著作權人將包括涉案音樂作品在內的已有和將來產生的音樂作品的錄制發行權等權利以轉讓或者信托方式授權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管理,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依據該合同,有權對涉案音樂作品進行管理,并有權以自己的名義對侵犯該音樂作品著作權的相關行為提起訴訟。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涉案音樂作品的曲作者胡積英與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簽訂的是《音樂著作權轉讓合同》,相關復制發行權等權利已經轉讓給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作為相關權利的受讓人,有權以自己的名義提起訴訟。上訴人廣州正翔公司提出的涉案音樂作品的詞曲作者胡積英未向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轉讓訴權,故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無權以自己的名義為胡積英維權的上訴主張依據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根據相關法律規定,錄像制品是指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以外的任何有伴音或者無伴音的連續相關形象、圖像的錄制品。涉案出版物《歌聲飄過30年珍藏版》系含有伴音和連續圖像的DVD,為我國著作權法意義上的錄像制品。上訴人廣州正翔公司和一審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關于涉案出版物屬于錄音制品的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錄音錄像制作者使用他人作品制作錄音錄像制品,應當取得著作權人許可,并支付報酬。本案中,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和廣州正翔公司未經許可,在其合作出版發行的涉案出版物中使用了涉案音樂作品的詞、曲,未支付報酬,侵犯了涉案音樂作品詞曲著作權人的復制權、發行權,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經濟損失的法律責任。

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福建省音像出版社與廣州正翔公司簽訂了涉案合同書》,根據該《合同書))的約定,為廣州正翔公司提供了音源母帶,出具了光盤復制委托書、銷售委托書、出版物印刷包裝委托書,收取了廣州正翔公司支付的相關費用。廣州正翔公司主張其履行涉案《合同書》出版的即為涉案出版物,在此情況下,福建省音像出版社主張涉案《合同書》項下出版的出版物并非涉案出版物,應當由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就此承擔舉證責任,但福建省音像出版社未能提交其所主張的履行上述協議的相應出版物等證據予以證明,故福建省音像出版社關于其與廣州正翔公司約定出版的并非涉案出版物的抗辯主張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納。

根據本案的相關證據,福建省音像出版社與廣州正翔公司簽訂的涉案《合同書》中明確約定雙方系合作出版發行關系,而且,依據該合同的約定,廣州正翔公司有義務向光盤廠支付光盤的生產費用,向福建省音像出版社支付出版費用,因此,廣州正翔公司并非單純的受托銷售,而是實際參與了涉案光盤的復制、發行,應與福建省音像出版社承擔共同侵權責任。因此,上訴人廣州正翔公司提出的其僅是受托銷售,不應承擔侵權責任的上訴主張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

綜上,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請求判令廣州正翔公司和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停止侵權、賠償經濟損失的訴訟主張,理由正當,法院予以支持。王府井書店作為商品零售主體,提供了合法進貨依據,亦應當承擔停止侵權的法律責任。在具體的賠償數額方面,鑒于涉案出版物為錄像制品,一審法院綜合考慮涉案作品的知名度、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關于錄像制品的正常許可的收費標準、廣州正翔公司和福建省音像出版社的主觀過錯、具體侵權情節以及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因本案支出的費用的合理性等因素酌情確定的賠償數額,并無不妥。上訴人廣州正翔公司和一審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關于一審判決判賠數額過高、適用法律錯誤的相關主張依據不足,法院不予支持。鑒于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和廣州正翔公司就其共同實施的侵權行為應當承擔共同侵權責任,雙方之間的相關合同約定不能對抗權利人,因此,福建省音像出版社關于廣州正翔公司根據相關合同約定,應當承擔主要的經濟損失賠償責任的抗辯主張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納。

綜上所述,上訴人廣州正翔公司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八條第一款、第四十條第一款、第四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五條第(三)項、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申請再審理由

    廣州正翔公司申請再審稱,1、一審法院適用法律錯誤,申請人發行的伴奏音像制品屬錄音制品,不屬錄像制品,依法不應認定為侵權。2、對同一出版社、同一音源的音像作品,法院作出的判決不一致。3、退一步說,在權利人的實際損失可以計算的前提下法院不應行使自由裁量權。請求依法再審改判。

    被申請人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未作答辯。

再審法院裁定

法院認為,原判決在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上是正確的。根據相關法律規定,錄像制品是指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怍的作品以外的任何有伴音或者無伴音的連續相關形象、圖像的錄制品。涉案出版物《歌聲飄過30年珍藏版》系合有伴音和連續圖像的DVD,為我國著作權法意義上的錄像制品。申請再審人廣州正翔公司和一審被告福建省音像出版社關于涉案出版物屬于錄音制品的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案中,福建省音像出版社和廣州正翔公司未經許可,在其合作出版發行的涉案出版物中他用了涉案音樂作品的詞、曲,未支付報酬,已構成侵權。在具體的賠償數額方面,鑒于涉案出版物為錄像制品,啄審法院綜合考慮涉案作品的知名度、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關于錄像制品的正常許可的收費標準、廣州正翔公司和福建省音像出版社的主觀過錯、具體侵權情節以及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因本案支出的費用的合理性等因素酌情確定的賠償數額,并無不妥。

    申請人廣州正翔公司的再審申請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的情形,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廣州正翔音像制品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案件評析:

一、      涉案的音像制品的性質是本案爭議的焦點。我們將從相關的法律法

規來分析判斷涉案的音像制品是錄音制品還是錄像制品。

筆者認為無論是《著作權法》、《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的相關規定還是我國國家技術監督局批準的一項強制性的國家標準《中國標準音像制品編碼》(由設于新聞出版總署的中國ISRC中心負責分配出版者碼,并負責管理),都明確無疑地能夠得出涉案音像制品屬于錄像制品而非錄音制品的結論。

錄音制品還是錄像制品的區別在于該載體有無圖像,這一點我們可以從在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五條里找到明確的答案。錄音制品,是指任何對表演的聲音和其他聲音的錄制品;錄像制品,是指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以外的任何有伴音或者無伴音的連續相關形象、圖像的錄制品。涉案光盤有背景字幕和圖像,那么顯然它屬于錄像制品。

涉案光盤版號為:ISRC CN-E17-95-410-00/V.J6,按照中國標準音像制品編碼的規則,該涉案光盤的編碼顯示載體為錄像制品。ISRC國際標準音像制品編碼(International Standard Recording Code)由ISRC 國家碼一出版者碼-錄制年碼-記錄碼,記錄項碼/類別代碼構成,其中類別代碼由載體代碼和分類代碼兩部分組成。錄音制品載體代碼為'A';錄像制品載體代碼為'V'。分類代碼由1-2個字符組成,根據音像制品的主要學科范疇,按(中國圖書館圖書分類法)的基本分類號給出。載體代碼與分類代碼之間用一中圓點'?'分隔。如A?G4V?T等等。音樂的類別代碼是J6,所以我們常見的CD唱片都是A?J6

二、      既然涉案音像制品是錄像制品,那么著作權人依法享有專有許可使

用權。

既然是專有許可使用權,那么原告經過2005年全體會員大會通過的相應收

費標準就是合法有效的計算使用費的依據。

根據《著作權法》第四十條規定:錄音錄像制作者使用他人作品制作錄音錄像制品,應當取得著作權人許可,并支付報酬。那么使用者應當先獲得著作權人許可,并且支付報酬,才可使用。

三、集體管理組織提起的訴訟,集體管理組織會員大會制定的標準是否應當是法院判決的參考依據。

首先集體管理組織指定的使用音樂的付酬標準是參考了多年的許可實踐經驗并征詢了廣大的著作權人的意見制定的,經過全體會員的投票表決生效。并按照《著作權集體管理條例》的規定向國家主管行政機關——國家版權局備案。原告制定收費標準時明確了錄像制品每首不得低于1000元的規定應屬無奈之舉。因為,光盤的發行數量是維權方不能掌握的。而發行數量作假是這個行業公知的事實。

其次集體管理組織提起訴訟有一定的目的性。是希望通過案例向社會公眾及其使用者明示法律的相關規定,引導使用者能夠合法使用他人的知識產權,尊重他人的智力勞動。但是基于民事訴訟技術和成本上的原因,集體管理組織往往只能通過選擇涉案個別典型歌曲訴訟的方式來揭示問題和主張權利,而無法將被告大規模的侵權行為僅通過一件民事訴訟來一并主張權利;集體管理組織提起的訴訟也并非僅僅為了涉案的一首或幾首歌曲獲得經濟賠償,而是希望憑借訴訟促使被告自覺守法經營并通過國家倡導的著作權集體管理法律制度來整體解決其面臨的著作權授權使用問題。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確定著作權侵權侵權損害賠償責任的指導意見》第二十九條規定,侵犯音樂著作的案件,集體管理組織提起訴訟,按其許可費標準進行賠償;第三十二條又規定具體的賠償數額可以參照以下因素中上述數額的25倍內賠償:(一)作品的知名度及侵權期間的市場影響力;(二)作者的知名度;(三)被告的過錯程度;(四)作品創作難度及投入的創作成本。

這一指導意見指出只有侵權使用者的侵權賠償成本高于合法使用者的許可使用成本時,才能通過司法判例將侵權使用者培養成為合法的使用者。杜絕違法經營成本低于守法經營成本的情況出現,客觀上能夠指引其他同業者不要效仿侵權者的違法行為,對于其他已經自覺交付著作權使用費的同業經營者實現公平。對于著作權違法行徑加以法律懲戒,將有利于建立著作權授權秩序,使我國《著作權法》普及實施的水平得以提高。

 

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
網站導航       聯系我們       相關鏈接       合作伙伴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30405號 聯系電話:010-65232656 京公網安備110101003455號  
进入广东26选5选号过滤 电竞比分网手机版 即时nba比分数据 干洗和皮具护理赚钱吗 房卡麻将代理平台 易点彩票群 货币汇率操盘手赚钱靠谱吗 体彩20选5 学习赚钱软件 海南飞鱼 电子蒸汽烟加盟赚钱吗 快乐赛车 挂机试玩赚钱 篮球比分直播捷报比分网 91y游戏中心千炮捕鱼 2018手机玩什么游戏最赚钱 新疆35选7 Table './mcsc/ipmanage'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